相关案例介绍

天娇广告电子画册

可睿南电子画册

天娇综合信息

融入血液的“矿里人”-(怀念核工业国营713矿的岁月)


                                                                                                       -----朝露

在离开三十八年之后,我又回到了这里。这里,是“矿里”,我,是“矿里人”。

四月的一天,我坐高铁去上海,途径上饶。车厢里有很多的上饶人,我邻座的两个便是。他们一路在拿方言聊天,我努力想辨出他们说的内容,终是不能。看到我很感兴趣的样子,他便主动问我“你是哪里人?”我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是福建人,也可以说是上饶人。”对方用我已经习惯了的惊讶的目光看着我。是的,上饶这个地名,这块红色的土地,已经紧紧地和我联系在一起。

我在上饶连绵起伏的大山里呆了几十年,但我却听不懂上饶话。我们钟情的,是夹杂着多种方言的矿区普通话。这个矿区,有一个神秘而响亮的名字 : 核工业国营七一三矿,一个藏在红色苏区大山里不为外人所知的大型军工企业。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这个山沟里逐渐汇聚了近万名职工家属。他们之前的身份各有不同,有城里人,有农村人,有科研院校的知识分子,有工厂抽调来的技术工人,有单位机关选派来的国家干部,有前线回撤下来的扛枪战士。大家有着不同的身份,却都怀揣着共同的理想——为祖国的原子能事业贡献一生。这些人操着南腔北调,汇集在一起,终于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军工群体——矿里人。无论你是安徽人、四川人、还是福建人、上海人,来到这里,只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矿里人有自己的语言体系,他们小心翼翼地收起了唇齿间残留的方言口音,说起了普通话,尽管每个人都带着若有若无的家乡口音,但和当地人还是有着明显的区别。语言体系的不同,使得矿里人和当地人始终无法紧密地融合,顽皮的孩童偶尔会去偷当地老表的地瓜,桃子,倒是学得了几句骂人的上饶话。

建矿近六十来年,矿里人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文化习俗,将大城市的先进文明、家乡的风俗与当地的习惯融合掺杂在一起,显示出了极强的文化特性。比如过年,矿里人过年的方式和本地人完全不同。年三十夜,12点的钟声一过,小孩子们便飞奔而出,挨门挨户地到邻居家拜年。“叔叔阿姨新年好!”简短的祝福,彰显了邻里之间的和睦。到了大年初一,马路上人来人往,大人们之间互相握手问候,“新年好”不绝于耳,喜悦和幸福溢于言表,这一声声祝福,表达了大家的心愿,也融洽了矿区人之间的感情。各单位组织的文娱活动,更是将年味推向了高潮,人们在欢快热闹的氛围中,共同分享着属于自己的年文化。

矿里人的饮食,受故乡习俗的影响,多少带着一些家乡味,久而久之,也不免与本土口味结合。辣,也成了矿里人普遍接受的口味,一碗本地特色的“泡粉”,也成了矿里人习以为常的早餐。但融合终究是有限度的,矿区人的饮食依旧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家乡的特色。北方人照例天天离不开面食,江浙人仍然偏好微甜,两广人依旧喜爱清淡,川湘人还是热衷于麻辣烫。

矿里的各种设备让当地人艳羡不已,尤其是学校教育。矿里的教育水平,无论从硬件还是软件来讲,绝不亚于省一级的学校,这也让当地的县中臣服。“子弟学校”,名称的界定,自然地将本地的孩子挡在了门外,矿区的哪怕一所小学,也是标准化的设施,与当地小学破旧低矮的校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每年高考,七一三矿总能向大中专院校输送大量生源,成了当地政府教育的金字招牌。另外,矿里人还享受着多项福利劳保,优质的医疗服务,这使得矿里人有着强烈的心理优越感。

如今,随着国家产业结构的调整。有一部分人陆陆续续离开了713矿区。但是,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不会忘记,自己永远是七一三的矿里人。

                  

                                                                                               作者未知,文章由李华转摘
                                                                                                            2017年10月30日





时间:2017.10.30   点击数:
画册设计  |  海报设计  |  画册印刷  |  VI设计  |  标志设计  |  菜谱设计  |  包装设计  |  产品摄影  |  网站建设  |  行业资讯  |  招兵买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