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案例介绍

天娇广告电子画册

可睿南电子画册

天娇综合信息

Uber起诉广告公司存在欺诈行为,索赔4000万美元


近年来,数字广告欺诈的问题备受关注,但可能是第一次,广告主因为该原因和媒介代理公司闹上法庭。
当地时间9月18日下午,Uber在旧金山地方法院提起诉讼,称广告公司Fetch Media提供的服务存在流量欺诈行为,并索赔4000万美元,后者是日本电通广告集团的子公司。
诉状称,Fetch未能“阻止并纠正网络和出版商之间的欺诈行为”,从而损害了Uber在移动媒体上的投放策略——“浪费了数千万美元购买不存在的、不可浏览的、欺诈性的广告”。双方已在几个月前解除合约。
在一份声明中,Fetch的首席执行官James Connelly否认了这些指控:“我们对Uber的指控感到震惊。它们毫无根据,并带有目的性和煽动性,试图转移人们对Uber不专业的行为以及未能向广告公司支付款项的注意力。”他指出,在Uber停止为超过50家小型企业提供的服务支付款项后,Fetch在几个月前终止了和Uber的协议。
自2015年至2017年初,Uber共支付了Fetch超过8250万美元广告费,而Fetch则表示Uber仍然以上述理由拒绝支付700万美元的媒介购买费用。
根据法庭文件显示,Uber在2017年初意识到了这一问题,是因为用户开始抱怨Uber的广告出现在公司此前“拉黑”的网站?Breitbart.com,这是一个美国极右翼新闻及评论网站,在政治上支持特朗普。公司进而发现,Breitbart上的Uber广告点击似乎来自一些机器人操控的账户。
今年3月,Uber停止了这波广告投放,它们“据称可归因于每周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Uber App下载安装”,然而当这些广告停止投放后,Uber表示,公司发现“新增安装量完全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下降”。
这次事件表明,营销人员对数字广告业务中存在的欺诈问题越来越难以忍受。
“钱在哪里,哪里就有欺诈。”Fetch的全球媒体主管Steve Hobbs在接受Adweek的采访时说,Fetch投放系统中有大量投放被标记为“可疑”,“百分之百的真实是不可能的,但我们认为通过一些手段可以降低虚假广告的比例。”
今年5月,美国国家广告协会和广告欺诈监测公司WhiteOps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虚假流量导致的美国广告主经济损失预计在2017年达到65亿美元,该数据比2016年估计的72亿美元下降了10%。
随着数字广告的发展,证明其有效性变得越来越复杂和困难。人们不断提问:“广告是否达到了正确的目标受众?如何证明是广告引导了消费者采取行动?”很难说这不是广告公司和数字媒体在最初的那几年,拼命强调精准营销和投放神奇效果的一个副作用,因为当真正深究起来,它似乎并不那么经得起考验,并且因为其声称的效果,很多产业链条中的人不得不人为创造看上去足以证明广告效果的数据。
也有评论指出,对于常年被告上法庭的Uber来说,这次罕见的主动攻击基本上是一次免费的“广告”,因为它似乎是在说明了Uber的有机增长非常良好——即使不投放广告。


来源:东莞广告公司   广告资讯





时间:2017.09.21   点击数:
画册设计  |  海报设计  |  画册印刷  |  VI设计  |  标志设计  |  菜谱设计  |  包装设计  |  产品摄影  |  网站建设  |  行业资讯  |  招兵买马  |  联系我们